Home

Our Winery

Our Vineyard

Our Wines

News

Service

这个春天,我只关心种树

首页    酒庄动态    这个春天,我只关心种树

 

这是西鸽的第六个春天,跟之前的五个比,我今年只关心种树。

 

春天一般都很忙,酒庄的春天更忙,葡萄展藤、新葡萄园种植、新年份酒装瓶、各种展会和销售规划,当然,还有种树。

 

 

2017年春天,西鸽在青铜峡鸽子山破土动工的时候,这里一棵树都没有。

 

每次刮风都会黄沙满天,头发、耳洞里总是有洗不完的细细的沙土,当时能看到的植物只有趴在地上的干干的骆驼刺,春天会开出各种颜色的小小的、单薄的小花,给人一种孤独而倔强的美。

 

为了服务招商引资,6月份地方政府在周边栽上了几排杨树和樟子松,说是杨树,我更喜欢叫扁担,因为几乎没有根,粗度跟小时候家里的扁担差不多,我当时觉得大概率栽不活。

 

然而,植物的韧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,这些“扁担”给西鸽带来了第一片绿色。那个春天,我在忙着建酒庄,工地上时常会看到一个脾气暴躁的“疯子”。

 

 

 

2018年春天,酒庄建设还在进行。

 

工地上那个“疯子”还在,但极少有机会骂人了,因为大多数施工队都在躲着我,即使迎面走来也会在安全距离外调头,三百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友在紧张有序的赶施工进度。

 

我们买了酒庄的第一批树,20多棵山东来的大银杏树,说是一个楼盘绿化的捡漏树,很便宜。当时很多人都说这里不适合银杏树,但我还是坚持要买,一个原因是希望这批来自家乡的树木能陪着我一起在这里生根,另一个原因还是便宜。事实证明,这里的确不太适合银杏树,几年下来死了一半多,便宜没好货的理论再次得到了验证。

 

 

 

2019年春天,西鸽建成了。

 

装修工作还在热火朝天。为了倒逼工程进度,我要求4月初必须住进客房。约定的日期到了,客房还没有交工,我把城里租的房子退掉,直接搬进了还在施工中的客房。

 

躺在满是施工垃圾的榻榻米上,看着没有窗帘遮挡的皎洁的夜空,我曾经想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,直到最近刷抖音,看到马斯克2017-2019建第一个特斯拉工厂时,也经常在工厂打地铺,我才知道,所有疯狂的人都是因为心中有光。

 

那个春天,我认识了很多树,杜梨、沙枣、柠条、沙冬青、爆马丁香……西鸽的植物开始丰富起来。

2020年春天,是一个特殊的春天。

 

西鸽产品上市的第一年头,便迎来了刻骨铭心的疫情,整整5个月时间没有销售回款,我当时做了一个很“英雄”的决定,不降薪、不拖欠,靠着政府金融维稳拿到的特殊贷款艰难度日,到4月底已经弹尽粮绝,个人又借了几百万高利贷发放工资。

 

6月9号国家主要领导人考察宁夏葡萄酒产业,给中国葡萄酒产业带来了新的希望,再加上疫情的缓解,市场开始回暖,西鸽活下来了。那个春天种了什么树,我完全不记得了,记忆中满是恐慌。

2021年春天,是信心满满的春天。

 

西鸽良好的销售局面大大增强了团队信心,我们一次性扩建了一万亩新葡萄园,这个工作量是巨大的,春节刚过施工队就已开工,荒废了亿万年的沟壑山丘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葡园。

 

恰逢“山海情”热播,每每听到主题曲的旋律,就会浮现多台推土机一起作业的雄伟画面,开疆扩土的自豪感跟山海情非常应景。那年,也记不得种了什么树了,只记得种植团队黝黑的皮肤和干裂的嘴唇。对了,停车场种了几棵大杨树,还种了几棵大沙枣。

 

2022年春天,是云淡风轻的春天。

 

西鸽一路狂奔的度过了第一个五年,“中国精品葡萄酒品牌化”的设想得到了市场的认可,西鸽走上了正轨。我现在想的,不是今年明年的销售,而是10年、20年后的西鸽,是否会成为国际大名庄的样子,不仅是能酿造高品质的葡萄酒,也还要有成片成片的参天大树,那才是大名庄该有的样子。所以,这个春天,我只关心种树。

 

我们种了2000棵15厘米粗的杨树,100多棵5米高的松树,400多棵桃树,20多棵安徽砀山的百年大梨树,80多棵40厘米粗的大柳树,3棵本地大核桃树,20多棵山东来的大山楂树(希望这次能多活些)。

 

 

三年建筑,十年园林,百年品牌,美好的东西,需要时间的沉淀。我已经看到,一个郁郁葱葱的、美好的西鸽;也仿佛看到,贺兰山脚下几十上百个郁郁葱葱的、美好的酒庄。

 

 

这个春天,你最关心的是什么?

 

2022年7月20日 14:50
浏览量:0
收藏

西鸽®“X”黑比诺干红葡萄酒,2018年款目前已无库存,未来的年份有着无穷可能性,如同宁夏葡萄酒的未来一般,值得翘首期待。